欢迎光临本站!
现在位置: 首页 ==> 专题栏目信息 ==> 沐川县脱贫攻坚专栏
《学习时报》发表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的蹲点调研报告 《凉山脱贫攻坚回访调查》
发布时间:2021-02-26 信息编辑:沐川县 字体:【
分享到:


2月26日出版的《学习时报》发表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的蹲点调研报告《凉山脱贫攻坚回访调查》。全文如下: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上庄严宣告,我国脱贫攻坚战取得了全面胜利!他在总结中国特色减贫经验时首先指出,党的领导为脱贫攻坚提供了坚强的政治和组织保障。我们强化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工作机制,构建了五级书记抓扶贫、全党动员促攻坚的局面。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同志两次到全省贫困发生率最高的县蹲点调研,发现和研究解决问题,在第二次调研中,他又提出了需要重视研究的新情况新问题。领导干部蹲点调研,在调研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提出建议,是我们党一贯倡导的优良作风。学习时报推荐这篇《凉山脱贫攻坚回访调查》。

——编者

凉山脱贫攻坚回访调查

四川省委书记 彭清华

2019年6月,我到全省贫困发生率最高的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和金阳县开展蹲点调研,发现了脱贫攻坚中存在的一些短板弱项和深层次问题,提出了一些解决的意见和建议。在脱贫攻坚全面收官之际,我再次到这两个县开展回访调研,实地了解凉山脱贫质量和成色,对下一步如何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作些研究,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和思考。

凉山彝区发生划时代全方位巨变

脱贫攻坚历史性地解决了千百年来困扰中华民族的绝对贫困问题,让深度贫困地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在布拖、金阳有最直观的感受。两个县基础设施条件、群众生活质量、社会治理水平的跨越式提升,是凉山彝区脱贫成果的生动缩影。这些年一仗一仗打下来,凉山州现行标准下建档立卡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两不愁三保障”全面实现,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明显增强。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攻克凉山州这个深度贫困堡垒,为党的十八大以来展开的波澜壮阔的脱贫攻坚战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居住条件发生历史性巨变。布拖县宜牧村是我前年走过的第一个村子。当时,看到很多低矮破旧的土坯房,屋子和院墙上一道道裂缝让人心情沉重。这次再来看,贫困户都搬进了干净整洁、通水通电的新家,一排排富有民族特色的新房依山就势、鳞次栉比,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拉马么拉五是我当时走访过的贫困户,这次专门到她新家去看了看,二层小楼加门前小院,客厅、卧室、厨房、厕所分区有序,沙发、衣柜、电视机、热水器等配置齐全。据州里同志介绍,凉山州通过易地扶贫搬迁让7.44万户35.32万人搬离了贫瘠之地,通过实施彝家新寨建设、农村危房改造让12.42万户62.2万人改善了住房条件,彻底改变了过去冬不挡风、夏不遮雨、人畜混居的状态。与住房建设同步推进的,还有路、水、电、通信等基础配套设施。脱贫攻坚彻底改变了贫困地区的面貌。

生产方式实现跨越式提升。凉山光热水土和森林资源丰富,发展种养业得天独厚,但因为长期生产方式落后,市场观念淡薄,产业发展滞后,一些偏远村寨甚至停留在刀耕火种的原始状态。现在彝区每个贫困县都因地制宜发展了特色种养业,很多优质农产品贴上“四川扶贫”公益性集体商标标识,卖出了好价钱。金阳县青花椒年产量超过1万吨,县里引进龙头企业搞深加工,建起了电商公共平台,为当地群众带来可观收益。目前,凉山州共建有省州县各级现代农业园区118个,创办了一大批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农民增收致富有了重要依托。生产组织形式的优化解放了生产力,让更多年轻劳动力可以外出务工,开阔视野、学到先进技术。产业发展了,就业增加了,群众腰包也鼓起来了,全州贫困人口人均纯收入从2015年的2291元提高到2020年的8884元,年均增长30%以上。

公共服务实现全方位保障。学有所教、病有所医,是脱贫的重要指标。过去凉山彝区适龄儿童少年失学辍学现象突出,导致贫困代际传递,如今“读书改变命运”正成为共识。为了让彝族孩子学前学会普通话,彝区县全面普及了“一村一幼”,彝族孩子都能读写汉字、讲流利的普通话,因听不懂普通话而厌学辍学的情况大大减少了。卫生事业实现长足进步,全州新建和改扩建乡镇卫生院158个、村卫生室1294个,新配备合格村医3700余人,群众逐步告别了小病靠拖、大病靠扛的状态。此外,28.8万贫困人口纳入农村低保,特殊困难儿童和贫困残疾人全部纳入社会保障安全网,有效提高了抗风险、防返贫的能力。

群众精神面貌发生深刻变化。凉山彝区社会发育滞后,厚葬薄养、高额彩礼等陈规陋习根深蒂固。脱贫攻坚以来,村村都制定了村规民约,深入推进移风易俗,群众思想观念、科学认知、生活方式、法治意识都发生了明显变化。过去彝族同胞习惯吃“坨坨肉”,没有吃蔬菜的习惯,杀一头猪左邻右舍、七姑八姨一起,两三天就吃完了;现在开始流行做“回锅肉”、炒新鲜时蔬,新鲜猪肉冻到冰箱里,可以吃大半年。超生问题也得到有效控制,群众现在比的不是哪家生得孩子多、有几个男孩,而是哪家孩子学习成绩好、考上哪所学校。调研中,听到彝区群众讲得最多的是脱贫攻坚瓦吉瓦(好得很)、习近平总书记卡莎莎(感谢),大家都期盼习近平总书记能够再次到凉山来看看他们的新生活。

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几点启示

让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在一个14亿多人口的大国消除绝对贫困,这是人类减贫史上的一个壮举,许多做法和经验值得认真总结。

下足绣花功夫精准扶贫。在实施大规模减贫计划初期,由于贫困人口较多、贫困比较普遍,主要采取整村整片推进的扶贫开发模式,这也是当时条件所决定的。随着较容易脱贫的地区和人口逐步脱贫,剩下的都是一些难啃的硬骨头,采取“大水漫灌”的扶贫模式必然事倍功半。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提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着重解决“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如何退”的问题,从方法论上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根本遵循。在精准方略指引下,我们通过建档立卡精准识别,搞清楚了贫困人口分布在哪些村、是哪几户哪些人、致贫原因是什么,根据不同对象有针对性地采取帮扶措施。2019年又集中开展落实“两不愁三保障”回头看大排查,对全省625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逐户逐项上门排查登记,进一步摸清底数、找到短板,使帮扶措施更加精准、脱贫质量更有保障。扶贫指导思想的转变,从根本上扭转攻坚困局、开创脱贫新局,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行之有效的扶贫开发新路子。

集中资源力量攻克深度贫困堡垒。在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阶段的关键时刻,习近平总书记在太原主持召开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指出深度贫困地区是脱贫攻坚的坚中之坚,要集中优势兵力打攻坚战,发出了攻克深度贫困堡垒的总攻号令。凉山彝区是典型的深度贫困地区。党中央对凉山脱贫采取了特殊帮扶措施,安排10个中央单位定点扶贫,安排广东省、浙江省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从政策、资金、人才等方面加大倾斜力度。据了解,2016年以来,广东、浙江两省17个市61个县与我省12个市(州)68个贫困县建立了结对帮扶关系,累计投入财政资金100多亿元,实施项目2600多个,惠及110多万人。省里专门为凉山州出台了34条支持政策和16条工作措施,从全省各地选派5700多人组成综合帮扶工作队长驻凉山各贫困县、贫困村,不脱贫不收兵。正是有了全国上下齐心协力的帮扶支持,短短几年时间凉山彝区就发生了沧桑巨变。

注重激发贫困地区干部群众内生动力。长期以来,由于地理封闭、交通不便,凉山彝区不少干部群众思想守旧,“穷怕了不敢干、穷惯了等靠要”。这些年我们持续推进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注重增强贫困群众致富本领,激发他们的信心斗志。黑日小文、黑日次沙是布拖县火烈乡的两个彝族青年,先是自己出去打工,之后开办了人力资源公司,专门介绍彝族群众到广东务工,带领众多彝族青年走出大山、走向新天地。金阳县马依足乡900多名彝族绣娘,“背着娃、绣着花、养着家”,纯手工生产的围巾、袜子畅销全国各地。彝族群众正从被动式的“背我走”向主动式的“我要干”转变,用勤劳双手创造新的生活。

真抓实干确保脱贫成效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打赢脱贫攻坚战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必须真抓实干,坚决防止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针对适龄儿童少年辍学问题,组织干部逐户排查,建立台账,每个孩子都由专人跟进,复学一个、销号一个,直至全部解决。对扶贫领域“微腐败”问题决不姑息。2018年,雷波县发现个别干部利用发放补助卡之机截留贪占贫困群众的“救命钱”,遂依纪依法进行了严肃查处。我们举一反三,在全省组织开展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管理问题专项整治,退还群众被侵占资金数千万元,处分一批吸贫困群众血的“蛀虫”,有力维护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在脱贫攻坚过程中,一大批帮扶干部、专业技术人员与当地干部群众一起奋战脱贫一线,有的带着爱人一起参加扶贫,凉山州就有52对“夫妻档”,还有一些同志因过度劳累或突遇交通事故、自然灾害献出了宝贵生命。他们用无怨无悔的奉献和担当,在脱贫攻坚一线践行初心使命,交出了一份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的出色答卷。

需要重视研究的新情况新问题

脱贫攻坚战的胜利使古老大凉山焕发了新的生机,实现了历史性跨越,但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仍任重道远,一些新情况需要认真研究解决。

大批贫困群众集中安置对改善社区治理提出了新要求。大凉山沟壑纵横、山高坡陡,部分贫困群众散居在“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的高寒山区,搬出来是摆脱贫困的根本途径。通过近几年实施易地扶贫搬迁,目前凉山州超过800人以上的安置点有24个、3000人以上的有10个,有的规模超过1万人。这一方面使贫困群众生产生活条件有了明显改善,另一方面也要看到,他们适应新环境还需一个过程。一部分群众生产在农村、生活在社区,在社会治理方面属于“夹心层”,不能简单按城市或者农村人口来管理。调研发现,集中安置点规模越大、吸纳群众越多,就越容易造成人地分离、人畜分离问题,有的群众“回老家”种承包地、养牲口甚至需要一两个小时的车程。同时,群众进了小区,吃饭、饮水、买菜、买衣服都要花钱,还要交物业费,生活成本明显增加。搬出来不是目的,还要稳得住、有收入、逐步能致富。短期内,要注重解决好群众返回原居住地进行农耕生产的交通组织问题,在原地适当保留部分生产用房供统一使用,方便群众轮值养畜放牧或存放生产资料。长远看,需要大力发展产业、扩大就业,让搬迁群众改变原有生产方式、拓展收入来源,融入城镇社区生活。

解决绝对贫困问题后需要把农村发展均衡性和政策普惠性提上日程。贫困户与非贫困户之间政策的“悬崖效应”,在深度贫困地区尤为突出。经过脱贫攻坚,一些贫困村、贫困户与非贫困村、非贫困户的差距大幅缩小,有的甚至发生了倒置。还有一些偏僻的贫困村,本来人口就不多,贫困户享受政策搬出去了,剩下一些非贫困户孤零零地留在山上。据统计,凉山州搬迁安置后仅剩30户以下的村子有171个,其中无人居住的有51个。如果给这些“空心村”或“半空心村”再配套通路、通水、通电,是一笔很大的投入,管护成本也难以负担。相比而言,还不如给一些政策把这部分群众整村搬迁,以改善他们的生产生活条件,对迁出后的村址进行生态修复或土地整理。我们正在全省范围进行摸底,统筹各类政策,在尊重群众意愿的前提下,把能搬出来的尽量都搬出来。脱贫攻坚结束后,需要更加注重政策的普惠性,适当扩大政策惠及范围,尤其对一些边缘户、相对困难村加大扶持力度,整体提升农村发展水平。

顺势而为推动村级集体经济规范管理、发展壮大。脱贫攻坚形成了大量新的资产,包括国家支持建设的乡村公路、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各方面帮扶的产业设施,村级活动中心等公共服务设施,为培育发展农村集体经济奠定了坚实基础。管护好这些集体资产,使其实现保值增值,并让全体村民共享集体经济的收益,是急需研究解决的重点问题。法律明确农村集体资产所有权在集体,所有权行使主体第一顺位是本级集体经济组织。由于村党支部是政治组织,村委会是自治组织,专业合作社大多是部分村民按专业或股权组建的合作经济组织,不具有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完整功能,依法规范设立全体村民参与共有的集体经济组织十分必要。对土地、森林、草场等法定集体所有的资源资产,以及在农业农村发展和脱贫攻坚中国家投入、各方面帮扶形成的新增资产,可以授权村级集体经济组织作为所有者进行管理和运营。村集体经济组织建立起来以后,一方面要加强集体资产管理、监督和村民权益保障;另一方面要遵循市场规律,探索村集体资产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运营机制,以低风险、可持续的方式放活经营权,通过承包、租赁、参股、联营、股份合作等方式增加集体收益,不断壮大集体经济。这对于完善农村基层治理、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推动农业农村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同时,要着力打造一支带不走的高素质农村干部人才队伍,从优秀的农民工、退役军人中选择培养村组干部和后备力量,加强学习培训和岗位锻炼,不断增强农村发展内生动力,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提供坚强组织保障。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我要播播成人在线电影